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/ 学僧园地
学僧习作 | 深解皈依

——2014级律学研究班  释果彦

   本学期对于《广论·皈依三宝》的学习,令我受益匪浅,仿佛醍醐灌顶,豁然开朗,其中最为受益的就属法师对既皈依已修学次第的教授。在学习这部分内容之前,我一直自我感觉良好,甚至为自己已皈依而沾沾自喜,从没有想过是否已真正做到了皈依三宝。真是很惭愧,在此先为自己的自以为是深深地忏悔。

   在学习到共同学处的第三个随念悲故、随能安立诸余有情令受皈依后,我开始明白——有大悲心,还要随众生能接受的方式令他皈依。

 

 

   我的家人没有任何信仰,特别是我爷爷,他是一个参加过革命的老兵,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共产党的故事,并且一直教导我做一个对国家有利的人。我出家后,对他老人家的打击很大,还有我父亲。十多年过去了,每次我叫他们,都得不到回应,刚好学了随能安立,机缘巧合,加上法师分享引导家人的方式,我当下就明白:这么多年都没有成功地引导他们,不是我没有悲心,而是方式不对。课后我找到了讲述弘一大师的电影碟片——《一轮明月》给家里寄了回去,其他的我什么也没有说。出乎我意料的是爷爷主动给我来电聊影片里的内容,他对弘一大师非常赞叹,还说要常去寺院走走,多了解了解,并让我多寄些佛教的书籍给他,有机缘他也要去皈依。

   我当时十分惊讶,这就是三宝的大悲加持力,太感恩了。原来爷爷一直认为我出家是一件丢人且不负责任的事情,所以一直没有放下成见,直到看了弘一大师的影片,他明白出家不是逃避,而是担当,这是我最想分享的心得。

 

 

   当然,通过学习,明白了三宝的殊胜,珍惜都来不及,哪有舍弃的道理。在修学中必须做到下至戏笑,乃至命缘,应当守护不舍三宝。及此,不禁想起读预科时有一次我突然晕倒,从楼梯上滚下来,翌日眼睛突然完全看不见,整整一周的时间,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。同学总会问,你害怕吗?你慌张吗?很奇怪,那时的心境出奇的平静,没有慌张。班主任和几个同学几乎天天带我去医院检查、打针,医生说该检查的地方全部都查过了,所有的数据都没有问题,但是没有光感,这问题很严重,很可能会永久失明。我当时既没有害怕,也没有担心,依旧每天去医院打针,那针是从眼眶打进去的。很多人都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,我也不知哪来的自信,直接告诉她们,我心中有三宝,我相信,只要我不舍弃三宝,三宝也一定不会舍弃我。

   父母知道后,马上带着全家老少准备来福州把我抓回去,我知道,如果就被这样带回去,我的出家路也就终止在那时。我每天就念观音菩萨,并不是让菩萨保护我眼睛马上好起来,而是祈请菩萨的加持,并向菩萨忏悔,只为心不慌张,有智慧说服家里的人。是的,那一周,内心特别平静,唯一的念想就是三宝。奇迹出现在一周后,去医院,眼睛隐约可以见到东西了,那时也没有太激动,依然很平静。医生都无法解释这个病例,简直是他们医学界的一个奇迹,没有光感,竟然一个礼拜就康复,值得他们去探讨、去研究。而我,相信这是三宝的力量,父母到最后也没有来,可见三宝的力量,不可思议。

 

 

   在日常修学中,不只要“下至戏笑,乃至命缘,应当守护不舍三宝”,还要“昼夜六时恒勤修习皈依”,并尽自己所能,以众生所能接受的方式,引导更多人趣入皈依之门,只有自身真实受利,并以这此去利益他人,学习三宝的大悲,莫使此身幸入宝山,最终空手而归。

   作为青年僧的我们,肩负着弘法利生的重任,为不辱这一光荣使命,我们人人都应秉承着“不忍圣教衰,不忍众生苦”的理念,精勤修习,完善僧格,利益更多的众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