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/ 学僧园地
学僧习作 | 至心皈命礼三宝

 ——2014级律学研究班  释心妙

   “若谁一切过,毕竟皆永无。若是一切种,一切德依处。设是有心者,即应皈依此。”今生能皈依三宝,出家修行,是学僧今生最明智的选择了。不,应该说是父亲最明智之举。

   也许,是宿世善根,能生于佛化家庭,美满幸福。但在我十四岁时,母亲突然生病,住院三年不幸去世。我处于极度悲伤中,父亲也因母亲过世而无法圆满完成自己与母亲之约——五年后放父亲出家。因家里有两个哥哥,所以父亲只能寄希望于我,为我说世间种种的苦,欲让我改变悲苦的命运。就这样,我抱着改变命运的想法,迷迷糊糊的出家了,那年我十六岁。

   通过对佛法的修学,建立些许清净信,但内心经常会突然冒出一个念头“西方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真的有吗?”我舍弃了世间一切五欲六尘、荣华富贵来,过这种每日与青灯古佛为伴的生活,如果到头来,这一切都是假的,根本没有一个极乐世界,没有一个果位可证,那么,我此生不是虚度了吗?每当这种念头蹦出来之时,我的内心便处于极度恐慌之中,这种恐怖悲痛,比我当初失去母亲时的痛深上千万倍。而每次这个念头冒出一分钟左右,我便强制地告诉自己,经典里说过:“佛陀是真语者,实语者,不诳语者,不妄语者。”他老人家绝对不会欺骗我们的。

 

 

   虽然如此安慰自己,但也总是心有不安。这种极度恐慌的念头一直伴随了我五、六年。后来,我读佛学院时,通过学习教理,才渐渐打消了这个念头。直到现在,我学习到《广论·皈依三宝》中三宝的功德和由知胜利昼三夜三勤修皈依时,才真正地心开意解。真正地解开了我心中多年的恐怖。

   如果说一切是压住恐怖不让其现行,那么现在就是以深信三宝的智慧力而将其恐怖遣除无余;如果说当初皈依时是以清净信,厌恶生死,改变命运的欲乐信,那么现在我对三宝的信心,应该属于胜解信。我无法想象,如果我没有皈依三宝,出家修道,而如母亲般在家快乐长大、读书、结婚生子,为柴米油盐费心费神。有朝一日无常来临,年轻的岁月中,承受着病痛的折磨,每日于病床上痛苦呻吟,生不如死,活活地承受人间地狱,最后落得人财两空的结局。到头来,还要为此生的善恶业买账,顺生死流,于三途六趣,头出头没,无有出期,那才叫真正的恐怖。恐怖到让人毛孔悚然,全身颤抖。

   所幸,我选择了一条通往解脱的光明大道,由最初的皈依三宝,观想忆念皈依的二因,忆念皈依境的殊胜,通过多门数数观察思维,则定能转变我们的皈依意乐、皈依三宝,发起真实信,随佛所教导的一切学处去修学,那么今生必定有所收获。

 

 

   经常自问,真正皈依三宝,深信三宝吗?从今直至菩提永皈依了吗?答案是必然的,既然有一条光明大道可走,谁人会选择黑暗崎岖的小道。出家的这些年,通过对教理的薰修,已然知道了佛法,三宝的真实性、正确性。对三宝的信心也随着修学不断增进。今生今世,乃至尽未来际都不会再舍离三宝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就因舍弃三宝,才使我们轮回三界,无有出期。现如今,就算刀架到脖子上也不会轻言舍弃三宝。

   在日常生活中,也应当谨记、慎重,乃至同学、朋友大家一起开玩笑的时候,也不能轻言舍弃。要像那烂驼寺的先德一样,当异教徒问他们“要不要舍弃三宝,舍弃就能活命,不舍弃则立马人头落地”时,上千人从始至终无一人选择舍弃三宝。

   走笔至此,不禁眼含泪水,为他们的深信三宝而感动,为他们的护教行为而致敬。同时,我们也应当效仿他们的精神,情愿人头落地,也不舍弃三宝。因为人头落地只苦一生,而舍弃三宝,将是尽未来际的苦痛。

   最后,也劝诫众生都能深信三宝,皈依三宝。因为三宝才是我们真正的皈依处,只有三宝才能把我们从恶趣中救度出来。所以,对于三宝,我们应当至心皈命礼,尽未来际不舍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