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/ 学僧园地
一书一世界 | 不染红尘,不失正念

——读《虚云老和尚的足迹》有感

 

2016级预备班 释学敏

   提起近代禅宗泰斗,理所应当首属名满天下、望重宗门的虚云老和尚。

   虚云老和尚诞生于1840年,1959年圆寂,世寿120岁,僧腊101年,戒腊100年。历经四朝五帝。若简单地概括老和尚其一生则可划分为:诞生——入空门——礼名师——报亲恩——开悟——转法轮——息教难——护和平——振兴佛教——示寂云居,十个圆满阶段。

   老和尚从出生就示现种种不思议:自带“包衣”(肉团)降生;19岁辞亲割爱出家,20岁依妙莲老和尚受具足戒;40岁为报恩发愿朝五台,饥寒交迫而道心愈朗;后在滇中阐教近20年;重建南华,中兴云门,振兴六大祖庭,三上鸡足山初转法轮,建功无数。抗日期间,多次舍身救国救民,含冤苦痛饱尝沧桑……悉数老和尚的事迹,唯有著成几本厚厚的传记才勉强对得起读者对寻求善知识的渴望。只是寥寥千字,又怎能抒发得淋漓尽致?

 

 

(一)不染红尘,志向佛道,善根具足,正念不失

   《百年虚云》中有这么一句台词:“人最难的是二条根,一个是善根,一个是慧根。”

   善根人人皆具,区别在于深浅不同。善根深厚的更具出离心,浅一些的,起码善种子也在八识中等待着萌动发芽。老和尚的身家背景也算得上显贵了,父母为其娶两房妻子,一般人,早已安逸于此了。但老和尚不仅不为美色所动,更是道心坚固,志心出离。这般志向,其善根了得,非大丈夫所能为。

   如今,我等也出家披缁,但遇境时,心常常又跑到哪去了?有没有坚定最初的发心?有没有安守于戒定慧的修持?有没有随着世俗习气跑偏了轨道?读完老和尚的事迹,不由从脑海中反思反思再反思。若知惭愧,就要当下改变。否则如何配得起身披袈裟、戒品沾身的功德?

 

 

(二)以忍辱成就一切

   灾荒年间,老和尚不仅忍受病苦,还要忍耐饥寒;为报亲恩,朝拜路上即使命悬一线也从未放弃退缩,三年时光还了夙愿;慈禧当朝,兵荒马乱,灾荒连连,死亡与瘟疫处处可见,民不聊生,老和尚终日未曾果腹,救众生于水火是唯一的念头!八月祈雪,端坐在纷飞大雪之中,安然不动,虔诚祈雪,以免瘟疫蔓延。至长安恢复安宁,慈禧哭跪老和尚面前,深信着眼前的这位真菩萨!

   真修行就必须修忍辱,清净心由戒定慧而来,修定必先修忍,忍是出离苦海最妙法门。忍而不着相,应渐修而后顿超。出家人,在僧团中共住,需要忍辱;面对清贫,需要忍辱;面对压力与疲惫,需要忍辱……否则我们削去烦恼丝,换披法服,便成了一种外在形式,于解脱毫无意义。

 

 

(三)身挑五宗法脉,建学堂,转法轮

   虚云老和尚,一个人身挑五宗法脉,绝非一般人所能具足的德行与能力。即便老和尚是菩萨再来,可哪里又有现成的成就?都是经过累劫修行,终成正果。老和尚弘法一生,从鸡足山初转法轮,到度化曼谷国王皈依,至后来整理文史,印经传教,遍走大陆、香港等诸多地域,开演正法眼藏,度生无数。为了僧才的培养,开办佛教学堂。

   老和尚的一生很难用语言准确详尽,因为其菩萨精神、高尚情操与精进行道的修持,已无处可寻完美的词藻来详述。最深刻的感受,是读者内心各自的触动,惭愧与策励。不可言表的,往往因到了极至,故唯有心的领纳。

   籍此感触,忽陷入反思:

   俗语有言:“秀才是孔子的罪人,和尚是佛之罪人。灭佛法者,僧徒也,非异教也。”《末法经》说种种衰相:僧娶尼嫁、袈裟变白、白衣上座、比丘下座……

   借此警示自省:身披袈裟,在佛学院闻法研教,我们扪心自问,为何而来?学习了祖师大德为法不惜身命的精神与志愿,我们是否反省过自己学法的发心是否纯正?是否抱怨学得多?学得累?学院规矩约束得让人喘不过气?其实,学院一切的方式、方法都是为了造就出一批批具备完美僧格的人天师。如若真能把心放正,便不会再觉得清规戒律是约束,课业压力是负担了。想成为一名荷担得起如来家业的出家人,是自觉于这些清规戒律的,又言何“约束”呢。

   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,我们所坚持的道路,所忍耐的辛苦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引用一段老和尚临终时嘱咐大家的法语,应该是对出家人安贫守道最好的诠释了。

   “我近十年来,含辛茹苦,受谤受屈,我都甘心。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,为寺院守祖德清规,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。如何能够永久保存呢?只有一字曰‘戒’!”

   老和尚的这一段话,早已于多年前,就在我心底种下了善种,亦是发心出离的增上助缘。